我的周遭,都是佛教徒。包括天天相處的父親。


妹精神病再度發作,住進醫院。


父親說:「有沒有辦法找個法師,幫她拜三昧水懺,令她趕快好起來?」


友人甲說:「這個星期日有心經除障法會,幫她填消災牌位了嗎?還有,她有受到什麼刺激,才會這樣嗎?」


友人乙說:「藥師經云:白癩顛狂,種種病苦,聞我名已,一切皆得端正黠慧,無諸痛苦。幫她誦藥師經,應該有幫助。」


友人丙說:「我最近一直看中醫,飲食對身體影響很大,她應該不要吃×××......。還有,要叫她多念心經。」


友人丁說:「有沒有請喇嘛修法?把業障消除,病才會好。」


大家都熱心地在自己的經驗領域中,貢獻最佳良策。我感激他們,但總覺得欠缺了什麼!


廖醫師,是我認識近二十年的朋友。她是半退休的中醫師,佛學造詣頗深厚。我經常去她家聊天。知我妹住院,她說:「精神分裂,一定要吃西藥,一旦不吃,病就復發。這是大腦的疾病,要用藥物控制,很多都與遺傳有關。」


這是佛教徒中,最不同的關心語。似乎把我感覺欠缺的部份補足了!


很多人學佛以後,都想把問題丟給佛陀處理,似乎宗教可以解決一切,運用宗教的超渡、誦經....等方法,就可以讓我們離苦得樂。其實,不是宗教方法不對,而是宗教之外,世間方法還是需要的。凡事都歸結到業障,可能只是另一種逃避現實的作法而已,諸疾忘醫可能令病情變得更重。(我就碰過學佛的父母,把精神病患的子女,當作「非人干擾」來處理,弄到後來病勢越拖越重。)


達賴尊者,前年膽囊結石,最後也是開刀取出,他並沒有給自己修法,讓結石消失。


所以,佛教徒應該勸人的是:介紹你誦部好經典,然後再介紹你,哪裡有個好醫生,好好看病,好好吃藥喔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eeleelee 的頭像
leeleelee

木子 觀心學堂

leelee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