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處有善心..
現在人,好忙!停一停腳步,看看周遭的世界,你將會發現,到處都有可愛的事在發生,有美麗的風光等你欣賞。

我的師父───上日下常老法師,他在世時,最常以「常敗將軍」自居,他說:「在修行的路上,我一直在打敗仗,但是我越挫越勇。」


他這個「常敗」精神,也常常拿來教導弟子:「我沒有別的東西可幫助你們,如果有的話,那就是我一生失敗的經驗。希望你們聽了,不必重蹈覆轍。聽得下,你們一定會進步得比我快。」


記得民國七十八年,他在台中南普陀佛學院教「菩提道次第」,那年結夏安居〈出家人的禁足用功,在夏天舉行〉,整整三個月舉辦「三十五佛懺悔共修」。


常師父是一個十分精進勇悍的人,所以他帶動的共修,那可真是「艱辛」啊!我曾去隨喜過一個星期,覺得如果不是出家眾,一般人大概很難消受。


當時學僧多在二三十歲左右,常師父已經六十歲了,但他還是儘量隨眾上殿,跟著一起拜。全部學僧四五十人,用功了一週,紛紛叫苦,大家陸續前去跟常師父請益,問題大同小異:「我不相應!這該怎麼辦?」


幾日後,常師父上殿,跟著大家拜完一輪後,當眾開示道:「我也跟你們一樣不相應!要是相應的話,我怎麼還需要在這裡跟著拜?我早就是坐在佛龕上讓你們拜了!」說完,他自己哭了起來。


這一哭,倒是感動了大家!把大家懷疑、排斥的心情給消除掉了,提起精神,努力用功下去。


佛學院中,有一個學僧,常師父很欣賞,此僧天資聰穎,煩惱微薄,待人慈悲。那一次共修時,他按照自己的方法用功非常得力,但常師父教導的方法,卻使不上力。(主要在於他一直用「止」的方法去修,而常師父教導的是「觀」,觀修業果。)


幾週下來,他執持己見,雖然自覺功行進展甚速,但已偏離基礎,沒建地基就要蓋起大樓了!某天黃昏,常師父主動去敲他的房門,門一開,見到這個學生,常師父就開口說:「你不要再重蹈覆轍了!那是我過去走過的錯路,你為什麼還是堅持要去碰?」說完,就獨自哭了出來。


弟子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給嚇到了!把師父請進門,詳細聽聽師長的看法,最後才決定接受教導,改變方法。事後,他說:「是師父一番殷切的心,把我從覺受的貪著中,拉了出來,讓我省去一段彎路。」


那一段時間我正好去隨喜參加,聽他說道:「我感受最深的是善知識的愛眾生之情!」他敘述完整個過程後,我也生出敬嘆:身為老師,總愛自炫己德,怎會願意分享自己錯處?常師父毫不保留地介紹自己修行岔處,幫助一個迷路者,真是不易做到啊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eeleelee 的頭像
leeleelee

木子 觀心學堂

leelee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禁止留言
  • Nick
  • 頂禮日常師父...
    隨喜李師兄分享,祈願在更多的師長公案中,能夠繼續反觀自心。

    是上師的慈悲心,為利眾生,不忍眾生貪著覺受,未蒙其利,反先增長貪毒;處在這好大喜功的時代,成就者願意將自己修習失敗經驗,無餘的告訴弟子,著實不簡單。
  • 是啊!現在是個膨脹自我,搏取他人讚美的時代,能自述己失,以供後人為鑑,真是不易!

    leeleelee 於 2011/02/04 01:42 回覆

  • 旅者
  • 李師兄的故事末學也曾自班執事那邊聽過,但後來被引申為:先修『止』是錯路,進而曾聽過部分帶班幹部批評遊走漢系禪宗道場的學員是「走錯了路」,似乎是間接誹謗了他宗。

    末學那時聽了很不舒服,但因為自己也不懂,有對這個問題多方請益考證。
    目前雖有初步決斷,但未有定見,想聽聽李師兄講一下常師父真正的看法。
  • 常師父是深讚禪門殊勝的,豈會覺他人走錯路?我有一友,靜坐甚得力,餘人都說他次第不對,惟獨常師父告訴他:「你的因緣不在我處,但現在可先學道次第,未來找到你道路時,必將有益於所修。道次適合各法門應用也。」
    當年常師父帶下士懺悔,但彼師自己修“止”,未依師授而習。且因有體驗,落入貪著美境,有貢高之心而不知,即在“止”法亦成岔路,故師欲扭正也。

    leeleelee 於 2011/02/04 01:57 回覆